<input id="agfjx"><em id="agfjx"></em></input>
  1. <acronym id="agfjx"></acronym>

    <track id="agfjx"><i id="agfjx"></i></track>
    <optgroup id="agfjx"></optgroup>
    1. <track id="agfjx"><em id="agfjx"></em></track>
      <span id="agfjx"></span>

      背景:
      詳細內容

      為了那一日粉墨登場 藝校昆曲小蘭在長成

      [日期:2008-05-12] [字體: ]

       

      (摘自蘇州日報) 

      美麗發簪插上的瞬間,顧湘看到的是自己的過去和孩子的未來 

       

      走進蘇州藝術學校(蘇州昆曲學校)的那個下午,正是學生們上課時間。走在安靜的校園里,隱約聽到從練功房傳來的吟唱聲,糯糯的聲音透著難得的清潤。

        走進練功房,十幾個女孩一齊排坐著,正和著錄音機播放的曲子練唱,一旁還有兩個女孩正用笛聲和著。副校長、昆曲名角林繼凡遠遠地看著這些認真練唱的孩子們,眼底透著喜歡。“這叫拍曲,學昆曲關鍵的一步就是唱曲子,唱的時候要求每一個人按照板眼輕擊節拍,拍熟了曲子才能進入下一步的練習。”這些拍曲的孩子們大多是林繼凡一個一個從中學、小學挑選來的,最小的不過十二三歲。

        練功房一側,06級的沈羽楚和另一個女孩正在化妝。一雙小巧的繡花鞋、兩件深紅淺紅的戲服在一旁靜靜地擱著,戲服上姹紫嫣紅的牡丹兀自開放、還有翩翩翻飛的蝴蝶一如女孩充滿憧憬的心事。“學表演,我們稱為踏戲,定期的彩排可以給孩子們培養登臺的感覺。”林繼凡說。一大盆粘粘的刨花油,一堆黑粗纖維制成的鬢發,舞臺上的衣香鬢影需要用一兩個小時的耐心來打造。

        正在化妝的顧湘老師是林繼凡的愛人,跟著丈夫一同來藝校任教的她是孩子們樂于親近的“良母”。她一邊忙著上油彩、畫眼線、打眼影,一邊給我們作介紹,畫出的妝容不僅要美觀,還要與劇情相適應,化妝時的勒頭、吊眉、上假髻、貼片子、戴頭面一個細節都不能差,像貼片子一定要一縷一縷地把假發沾上了刨花油再貼上去,才能服帖。“平時化妝的時候我要求學生們也跟著學,現在臉部的上彩不少人已經學會了,多學一點就是多一項技能。”此時,漸漸裝扮起來的沈羽楚開始有了點小“杜麗娘”的模樣,這個不過十五六歲的女孩有點內向,面對著照相機鏡頭時不時流露出羞澀的笑容。“那個吹笛子的叫沈羽亭,她們是一對雙胞胎。一個主攻旦角,一個司笛。”顧湘很有些憐愛地告訴我們,跟她學戲的沈羽楚學了兩年,現在已經學會了《牡丹亭·游園》、《玉簪記·琴挑》好幾折戲了,樂感特別好。顧湘在教戲、學戲上的要求一點都不含糊。“教一出新戲,我會明確要求她們下課后的夜唱和圓場的數量,少說也要二三十遍,第二天還課一聽就知道有沒有偷懶。”

        另一間練功房里,學武生的十來個孩子正在枯燥地做著小翻訓練,與拍曲女孩的淺吟低唱不同,高高騰空的身姿讓“苦練”二字得到了最充分的體現。“這是武生的基本功訓練,一天少說要做二三十個。”唐正戎老師向我們推薦了即將畢業的鐘曉帥,這個話語不多的男孩是學校重點培養對象,今年6月就要畢業實習,“一條腿扳上去要保持40分鐘,學戲的苦,曉帥是深有體會的。”唐老師說,“淚水、汗水不知道流了多少,就是靠苦練,他已經學會了七八折戲了,《石秀探莊》、《林沖夜奔》、《武松打虎》等都能拿下來。”鐘曉帥則向我們透露了自己的理想:從藝校畢業后打算去上海或北京的藝術院校再深造。

        “學戲苦不苦?”面對這些十幾歲的男孩、女孩,我們一直在問這樣的問題。“與我們學戲那會兒比肯定不算苦,可和外面學校的孩子比自然是苦的。”林繼凡介紹說,孩子們一般每天7點開始練早功,除了文化課外,至少有大半天時間要用在練功房里。大多數孩子住宿,在完成學業之外還要在生活上自己照顧自己。“剛進學校的時候要開韌帶,掰腿什么的,幾乎每個孩子都要掉眼淚。”演丑角的徐煚煒是受唱昆曲的舅公的影響而喜歡上昆曲的。“進學校時才這么高,現在長成小伙子了。”林繼凡看著這個學丑角的弟子不斷成長。徐煚煒的一句“玉不琢,不成器”讓林繼凡很有些欣慰,“孩子們進校先學一兩年基本功,到第三年分行歸路、開始學戲,到畢業要有自己拿手的劇目,其實關鍵還是看愿不愿意下功夫苦練。”

        “從學校畢業后,有進昆劇團、錫劇團的,也有改行的,但這些學昆曲的孩子到了社會上就是推廣、發展昆曲的火種,對昆曲的傳承非常有好處。”在林繼凡看來,今天學戲的孩子們面對著難得的機遇,因為昆曲正面對著一個“姹紫嫣紅牡丹開”的春天。從2001年至今,前后有50多位昆曲班畢業生從校園走向社會。如今,在學的4個昆曲班學生還有80多人。而這兩天,林繼凡正帶著學校的老師奔走在各個中學,為今年招收30名五年制高職班學生挑選人才。

        夢想和現實的距離有多遠?每一個學戲的孩子應該都有一個粉墨登場的夢想。在這個美麗的夢想里,關注的目光、熱烈的掌聲、耀眼的燈光、鮮亮的戲服,任何一個細節就足以讓人心情激蕩。1994年,如今深情演繹那“梅邊柳邊”的死生契闊的沈豐英、俞玖林才剛走進藝校大門,從拍曲到踏戲,他們走過了和這些學弟學妹們一樣的學藝之路。 
       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打印 | 錄入:kqys
      網站信息查詢
      搜索:
      標題內容  

      Copyright © 蘇州市藝術學校 · 蘇州昆曲學校 地址:蘇州市新區濱河路1859號 蘇ICP備17056274號

      国产自拍